文化生活

《你好,李煥英》隨感

文/吳寶鈺


春節期間,《你好,李煥英》頻頻登上熱搜榜,各大影院場場爆滿,看完這部影片覺得它不僅僅是賈玲的故事,同時也是我們每個人的人生!與其說賈玲是在用一部電影緬懷她自己的母親,不如說她在完成自己人生的“未完成事件”,同時也在告訴大家“子欲養而親不待”的道理。

賈玲的母親李煥英意外離世的時候,才48歲,此時的賈玲剛考上中戲,名不見經傳,她沒能讓母親看到多年后她的優秀她的成功,沒有機會報答母親這么多年的養育之恩。子欲孝而親不待,不是一句形容,它是具體的遺憾,是母親一直需要卻沒錢買的冰箱,是母親喜歡但不舍得買的綠色皮衣。它們都在心里,變成了未完成事件,所以在原版同名小品《你好,李煥英》里,才有了賈玲訴衷腸的催淚片段,冰箱買了,皮衣買了,她用作品彌補、縫合缺憾,給自己和母親一個交代。

每個人的記憶里都有一件皮衣,它的名字叫“我們想為母親做卻還沒做的那件事”。只是有人幸運,走出電影院就可以兌現,有人抱憾,時間有了,錢也有了,最愛的人卻不在了。

綠色皮衣是一個隱喻,它告訴我們別等了,想要為母親做的事,現在隨時立刻馬上,盡你所能去做吧,它等不起,她也不應該等。賈玲接受采訪時說,“那種遺憾,不知道為什么會特別、特別的嚴重”,它擾動你心,永難平復。因為母親為我們付出的,不僅僅是一件皮衣,尤其是上一代中國式母親,在孩子出生時,她就已經決議把余生全部交付給子女。從出生到長大,我們幾乎全程享用著母親的陪伴,母親幾乎每做一件事都與我們有關,她不愿錯過我們每一個人生的片段??赡赣H之于我們呢?因為存在著天然的“時差”,我們沒辦法參與到她過去的人生,有時甚至徹底忽略了,媽媽不只是媽媽,她是李煥英,她也有姓名。

我很喜歡電影結尾的一句話,“打有記憶起,媽媽的樣子就是個中年婦女,所以總會忘記,她也曾是花季少女”。當有一天回憶跟母親相處的時光,縱然有無數溫馨片刻,也彌補不了一種“缺席”,在媽媽這個角色之外,她的人生,她的喜怒哀樂,為人子女,我們真的很少關切過。這也是我喜歡這部電影的原因之一,一場“穿越”一場夢,賈曉玲回到了八十年代,去到了母親的青春歲月,她終于能了解在沒有成為母親之前,作為李煥英的人生。她是花季少女,她熱情達觀,想要一臺電視機,喜歡打排球,有低調的甜甜戀愛,也有小姐妹之間的友情萬歲。電影里沒有大肆刻畫李煥英的“偉大”形象,她就是普普通通的化肥廠女工。沒有一呼百應,她說服不了隊員組隊打球的時候會挫敗,她也不是百戰百勝,輸了比賽贏了茶缸當獎品她就知足,她更不是天生愛包容從不計較,遇到不喜歡的女同事,也會揶揄會懟人。就是這樣一個平實平凡的小姑娘啊,后來,她成了我們的母親,她學著堅強,她試著偉大,因為她有了我們,她就不只是李煥英,于她而言更重要的角色是“賈玲媽”。我們常說想要了解自己,看清自己,而母親就是我們的來處,“李煥英”就是一部分的我們,了解來處,理解母親,我們都應該補習這段錯失的人生旅程,懂得了母親,我們才更懂自己。

賈曉玲“穿越時空”墜落到80年代的時候,母親李煥英伸出雙臂想要去接住女兒,那一刻她一邊奔跑,一邊喊的是“我寶”。無論你幾歲,都是媽媽的“我寶”,當你跌落,她永遠會是第一個沖上去接住你的人。 但是今時今日,這句臺詞于我而言有了新的啟示,無論媽媽幾歲,她也是我們的“我寶”,我們也應該是那個沖在最前面接住媽媽的人啊。因為我們和媽媽永遠都是彼此不可替代的寶貝。

來日方長不必等,珍惜當下最重要。愛與陪伴,是最長情的告白,珍惜當下,也許是最積極的人生態度吧。

人人爽人人添人人超